让阅历转化成创作经验—— 记省作协会员王仕伟

  • 时间:
  • 浏览:47
  • 来源:hg0088
□汕尾日报记者沈洛羊    王仕伟,笔名阿社,陆丰甲子人,广东省作协会员。现居惠州。迄今为止,已出版《道歉时代》《包装时代》《英雄寂寞》《甲子集邮三十年》《惠州记忆》等个人著作五部,其中《包装时代》获2016全国小小说年度优秀图书奖。  这几年,除了小小说创作,阿社也写中短篇小说和文史类的文章。《惠州记忆》就是一部以明信片发行史的视角描写惠州人文历史、风土人情的散文随笔集。  近日,记者采访了王仕伟。  记者(下简称记):请简要介绍你的创作经历。  王仕伟(下简称王):我最早在公开发行的报刊上发表文学作品是在1995年,当时两篇小小说同时刊登在了《惠州日报》的文学副刊版面,接着陆陆续续发表了一些小小说。2007年重新文学创作,还是以小小说为主,作品散见于《小说月刊》《百花园》《作品》《文学报》《新课程报》《羊城晚报》等各地报刊上,多次被《小说选刊》《小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满分阅读》等选载。从2008年入选年度选本开始,迄今已数十次入选各类年选、双年选和作品集,包括《最值得珍藏的小小说选》《精美微型小说读本》《广东小说精选(2007—2008)》《2008年中国小小说精选》《2009年值得中学生珍藏的100篇幽默故事》《2010年中国时文精选》《2010中国微型小说年选》《2014中国年度小小说》《21世纪中国最佳小小说(2000—2011)》《中外百年微型小说大系》《最受中学生喜爱的微型小说全集》《最具实用性的写作美文》等,也有作品被高中语文试卷阅读理解题选用。  记:在文学路上,有对你影响较大的老师、朋友吗?  王:喜欢文学,可以追溯到中学时代。1989年在甲子中学读书期间,曾组织成立了矛盾文学社,还出版了油印文学报《矛盾》,30年过去了,当时的文学社的成员和在《矛盾》文学报发表作品的同学仍有不少人继续笔耕,我在感叹岁月蹉跎的同时,也感叹年少时心中的文学梦如此根深蒂固、文学的生命力如此绵延不断。  可以这么说,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陆丰甲子的文学创作异军突起,涌现了李勤、黄汝英、孙雄等一批知名作家,当时李勤等组织创办的萤光文学社和《萤光》不仅名噪一时,对甲子文学更是影响深远。多年以后,当我和其他七零后的文学爱好者谈起如何走上写作的道路时,大多都不约而同地提到少年时代受李勤老师及萤光文学社的影响,李勤老师的短篇小说早年获得广东省第五届新人新作奖,而且她在培养文学新人方面也是不遗余力。  出来工作后,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写作断断续续,甚至一度中断多年。恢复文学创作是在2007年,可以说得益于互联网的盛行吧,互联网不仅为创作提供了及时、丰富的资讯,也且也为创作提供了一个学习、交流、互动的社交平台,从最早的BBS(论坛)到QQ、博客,直至今天的微信,互联网社交平台可谓是大行其道。2007年,我在一个偶然的机会登录了惠州文学论坛,发现李勤老师竟然是该网站的管理员,在李勤老师的鼓励和指导下,重新开始文学创作至今。在小小说的创作方面,申平、雪弟等老师也给了很多指导与支持,他们是广东小小说的领军人物,广东小小说能在全国文坛占有重要地位,他们功不可没。  记:你的作品多取材于现实吗?换句话说,你的经历对你创作的影响大吗?  王:是的,我的作品确实多取材于现实,甚至可以说,有部分作品贴近现实,针砭时弊。作品不一定来自经历,但是一个人的经历肯定会对创作产生非常重要的影响。当然,这种影响有直接或者间接的区别。我的作品跟我的直接经历没有多大的关系,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自然也就逐步转化成了创作经验,比如说可以把一个时事热点、大事件放到一个小小说的背景里去,让它不动声色,又比如说一个生活中的小感动,可以洋洋洒洒地展开来写。但是,就我个人的创作观,我不太主张直接取材于现实,现实中的素材要成为作品中的题材,是应该有个提取、加工和转化的过程。  记:通常在什么情况下,你开始一篇小说的创作?  王:两条腿走路吧:  一方面是灵感创作,有了一个故事核,敲定一个合适的叙述方式,便开始进行创作。另一方面是有计划的创作,这个计划主要体现在素材的积累和时间的安排上,如系列小小说的创作,在尽量避免主题先行的前提下,有意识地进行系列创作;又如在文史类方面的写作,也是事先确定一个方向或一个范畴后便开始搜集、研究与写作。  记:你现在的写作状态怎样?  王:说实在的,现在的写作状态是时紧时松、时多时少。因工作的关系,有时候不一定有时间,有了时间又不一定有精力,但是还是能保持比较好的写作状态。  记:你的写作目标是什么?  王:对我来说,写作是随心所欲的一种业余爱好,一般会有短、中期的目标,不会制定远期目标。我的短期目标是继续保持小说创作,包括小小说、中短篇小说。中期目标是希望把“病人生”系列小小说创作完成。“病人生”和“包装时代”两个系列小小说都是十年前开始创作的,说起来很惭愧,“包装时代”系列小小说共三十篇前后写了七年,在2016年结集出版,“病人生”系列小小说计划是写四十篇,现在写了大概一半,不想再拖下去了,也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吧。其实,就是自己水平有限,给自己定了太高的目标,硬生生地把中短期目标“拖”成了长期目标。另外,还想在文史写作方面下点功夫。之前花了几年时间,断断续续完成了《陆丰集邮史》的编写,现在已经交给了出版社审稿了,期待今年内能顺利出版。完成了《陆丰集邮史》之后,希望在其他选题方面也有所突破。  记:文学在你心目中是个什么样的地位?  王:我认为,对于业余作家来说,千万不要去跟专业作家比,拿自己的“业余”跟人家的“专业”比是很不明智的,因此,不要给自己定太高的目标,也不宜把写作当成人生梦想来追求。文学它可以是一种高雅的业余爱好,甚至你也可以把它当作是高尚的业余爱好,但归根到底,“主语”还是“业余爱好”。  记:你有什么想和读者分享的想法?  王:有两个分享:  一,写作的时间是挤出来的,不是等出来的,千万别说“等我有时间再写”这样的话,不要认为发表了很多作品、出版了很多书的作者他们平时很有时间,其实写作无关闲与忙,就像前面所说,有了时间未必有精力,所以说时间是海绵里的水,关键还是持之以恒。  二,对于业余作者来说,可以尝试系列创作。系列创作至少有两方面的好处,一方面系列创作可以点带面,更有利于拓展创作的深度与广度,从而达到从量变到质变的叠加效应和影响力;另一方面它更有利于业余创作的时间安排,能促进批量创作,更能激发和保持创作热情。

猜你喜欢

群众利益无小事 城区真心为湖北籍务工人员解难题

“真心感谢你们帮我解决了这个大难题”。日前,城区一名湖北籍务工人员向城区人社局劳动保障监察大队执法人员表示了衷心的感谢。市区各工地陆续复工复产后,2月26日,该名湖北籍务工人员

2020-03-18

@汕尾市全体党员,这份清明文明祭祀倡议书请收下

清明文明祭祀倡议书全市各级党组织和全体共产党员:草木蔓发,春山可望。清明节即将来临,芳菲三月,山青水绿,万物复苏,是追思缅怀的节点,是蕴含希望的季节。当前,我们仍处于新冠肺炎疫

2020-03-18

我县组织收看清明期间疫情防控和森林防火工作视频会议

3月12日,全市清明期间疫情防控和森林防火工作会议召开。市领导陈少荣、余红、陈德忠参加会议。会议以电视电话会议的形式开至各县(市区)。县领导陈壮勇、李招军、彭武标及县直相关单位

2020-03-18

我县推进基层公共服务平台建设工作

3月13日,全县基层公共服务平台建设推进会召开。会议贯彻落实省市关于“数字政府”改革建设部署要求和市委书记张晓强相关讲话精神,通报全县各乡镇(场)及机关单位基层公共服务平台建设

2020-03-18

县委政法工作会议召开

3月16日,县委政法工作会议在县迎宾楼召开,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对政法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认真学习贯彻省委、市委和县委对政法工作的指示要求,总结全县2019年政法工作,研究

2020-03-18